倒吊人_THM

这里倒吊人x
喜欢丕植/旭润/冰九x
想把文写得更好,建议来者不拒x
一起努力吧x

【旭润】步斗踏罡



【7】

“时至今日,我栖梧国竟无一可带兵打仗之人!”


太微帝一怒,座下的文武百官都叫着不敢。


且说这栖梧国皇后荼姚挥霍无度,屡次为建宫殿大幅削减军用粮晌,而皇后一族对太微的统治有极大作用,太微帝对这个皇后还真是没有任何办法。近几年来栖梧国国力真是世风日下,但也怪不得这群文武百官——毕竟,上表劝谏的官员的确不少,然而最后就落得身首分离的下场。是个人,都会有顾惜儿女情长之想。


“陛下息怒,”倒是润玉,不愧是做神仙的,他还真不怕这太微帝,“近年来荼姚皇后挥霍无度,军中粮晌屡次削减,军队士气大减,在下觉得,若是能督促皇后减少开支,忧心为民,长久以往,不但能提升国力,还能为皇后树立母仪天下之威名……”


“皇后驾到!!”殿外的侍卫通报着。


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,润玉想,不过他还真想好好看看这荼姚皇后,这使天下民不聊生,被权利熏心的女人究竟能长什么样?


还未见着那荼姚,润玉就能听见那步摇叮咚碰撞的声音,微微抬眼一看,却发现这女子已然是步入中年,脸上即使是施了浓浓的脂粉依然掩盖不住她的皱纹。身后拖曳的衣摆像是凤凰飞舞的尾巴,身上更是带满了金银首饰,仿佛要将全国的财富都收入囊中,而她身边的侍女,看起来也是面相不善。


荼姚缓缓坐到太微身边,文武百官都拱手行礼,润玉也入乡随俗了。


“皇上,您为何就这么相信这贱民的话呢?”说着,荼姚将手放在太微的手上,“近年来西南边境颇不稳定,荼姚只是想为陛下分忧,便拨款安定西南边界的民心啊。”


此话一出,座下皆是唏嘘不已,谁人都知道栖梧国西南之地可是荼姚的势力区,这块地方几年来通过强取豪夺,真是“富庶”得很,而且别说什么拨款安定民心,这钱,肯定又是落入西南王的腰包了。


“皇后娘娘,润玉知道娘娘忧心为民,然而现在时值非常之时,我国随时面临周遭邻国威胁,恳请娘娘明鉴。”


这番话不知是触到了荼姚的哪块虚颈,荼姚竟一下子拍案而起:“大胆刁民!我栖梧国国力强盛,岂容你一介草民置喙!”


润玉不由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若不是小凤凰在这里,还是你们的太子,我早就想去天界逍遥了。


不过说来也奇怪,凤凰出世,定当是惊为天人,然而不说这栖梧国竟然感受不到一点神力,几天下来,润玉都看不见一个神仙从天上飘过。凤凰涅槃,应当是天界的喜事,怎么天界反而一点消息都没有呢?


“娘娘息怒……”


“你就跟你那下贱的母亲一样,整天就会耍狐狸精的功夫!!”


……什么。


……什么????


然而皇后此话一出,却是惊动了座下的文武百官,太微帝只是拉了拉荼姚的手。


“你们倒是真打好了一个算盘,你娘借着祈福的幌子在我栖梧国行骗,还不知圣上为何迟迟不处罚。这下好,如今圣上不知怎么又如此重用你,此中必有蹊跷。”


这下整个宫殿都炸开了锅,众人早就听说太微帝荒淫无度,早年在外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,且在娶荼姚前,早在外诞有一子嗣,该不会……


在百官的一片唏嘘中,润玉走上前,在帝后面前深深拜了拜,“润玉自小随娘亲生活,从未见过父亲,娘娘此言未免过于异想天开,若是娘娘真如此忌惮,那润玉可以先发誓,润玉与陛下绝无血脉之亲,即使有,润玉也在此,断绝亲恩。”


其实荼姚最担心的就是太微认回这个所谓的儿子之后,会着手控制荼姚一族的权利,那么此时,明确自己与皇室毫无瓜葛,算是最佳的缓兵之计。


润玉刚想开口,不知何时,旭凤已经站在他身边了。


“母后请莫要再难为润玉了,”旭凤在润玉身边跪下,“近年来我国实力确是大幅削减,儿臣愿担起重责。”


“傻孩子,你这是何苦,”一扯到她的孩子,荼姚便放下了一切威严,“你可是栖梧国的太子,你何苦去那战场上受伤,不小心还会丢了性命。”


“太子殿下……”


“母后,不必担心”旭凤说,“孩儿已经长大了,自小孩儿便想带兵打仗,为栖梧国开疆扩土,请母后宽宏,圆孩儿一片赤诚。”


“你这傻孩子,快起来,”这皇后倒也是绝,竟然直接下座去扶起旭凤,“娘也是为了你好,你正值少年,战场恐怕不是你能去的地方。”


“母后,不必多说了,”随后旭凤转向太微,“父皇……”


“陛下三思,”润玉他不确定,若是小凤凰此时在人间丧命,会有什么后果,“太子殿下恐只是一时兴起,太子为栖梧国未来之君主,若是太子在战场上出事,栖梧国未来,恐有忧患啊!”


……


早朝结束了,大家还是没有争出个所以然来。


“润玉你别这样啊,”旭凤嘟着嘴,“毕竟我可看不得母后这么刁难你,我大不了还可以先学嘛,这种东西,一回生二回熟,我一定没问题的。”


“瞎说什么呢!”润玉戳了戳旭凤的脑门,“平时让你读书都这么累,你去军师们那儿干嘛?撒娇吗?”


“我,我真的不会了!打仗可比看书等等有趣多了!”


“学习打仗要看的书,可比你平日里学习要看的书多多了,”润玉说,“还有,你要是死了,该怎么办?栖梧国怎么办?”


“……这都让他们去吧,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国家。”


远处,一团乌云正极速赶来,裹挟着翻天的狂风骤雨。


“润玉,”旭凤的正面隐匿在阴影中,润玉看不清他的脸,他将润玉的双手放在他心口,“你放心,只要是,一想到你,我就不会死。”


一簇闪电撕开了天空,暴雨淋入了走廊。


“你,你小子,哪里学来的……”


“不是学来的哦,”这个红色的小团子投入了润玉怀中,“我就是,想一直一直和润玉在一起,我才不要管那群大臣呢,但是,我毕竟是太子殿下啊,那群人我又不可能放着不管……不过没关系,我其实,也在保护润玉啊。”


这小子,情话说起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。


这突如其来的暴雨只是一场雷阵雨,约莫只是一盏茶的功夫,这雨就停了,太阳的光辉重新照耀在大地上,凝结在枝桠上的露珠折射出灵动的光芒。


评论

热度(25)